VIP会员一折促销,仅需200元/年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经济观察 > 勾引少女的有妇之夫

勾引少女的有妇之夫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7-29 浏览次数:0
puma

直到现在,我依然为自己当初的愚蠢后悔莫及。我和徐谦是中学恋人,我一度觉得,我们那么相爱,这辈子肯定会在一起。

那年我考上了大学,徐谦意外落榜,他又不肯复读,投靠了外省的大哥,大哥通过关系在火车站机务段给他找了个工作。

每次发了工资,徐谦都会给我寄一部分过来,他叮嘱我多吃饭,说我太瘦了,他让我想吃什么就去买,女孩都爱买点衣服什么的,让我不要委屈自己。

至今,我还记得临别那晚,徐谦紧紧地抱着我,吻我,我也回吻他,那个绵长的热吻令我身体里左冲右突着一股说不出的热流,我想把自己给他,可徐谦拒绝了,他说:“如果你真的爱我,我们都为对方留着,等我赚了钱,一定娶你。”

纯洁的表白,真挚的爱情,我登时就感动得稀里哗啦。一个专情的男人,简直就是稀有物种啊,所以我满口答应了。

就是在那一天,我暗暗发誓,一定要把初夜留给徐谦,这辈子,我非他不嫁。

学校周六有露天舞会,大三的一个初秋晚上,我和舍友去跳舞,散场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女人用挑衅的语气说:“你是沈兰?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徐谦的女友,我们马上要结婚了,他让我通知你一声。”

仿佛被冷水猛不丁从头浇下来,我浑身冰凉愣在那里,那个女人“喂,喂,喂”了几声,挂了电话。

我气得浑身发抖,想立刻打电话给徐谦,质问他这是不是真的,可我冷静片刻,还是放弃了,我了解徐谦,他肯定是不敢直接跟我说,所以才让那个女人传话。

五年感情,徐谦说放弃就放弃了,我怎么也想不到,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徐谦,居然要和别的女人结婚!这太狗血了!

我给徐谦打了无数个电话,他不接,后来再打,他直接关机了。

愤怒,不解,心痛,一齐向我涌来,那天是我整个大学期间最阴暗的一天,我被自己一心痴恋的男人抛弃了!

我很想去买醉,可我知道酒吧那个地方不能轻易去,之前徐谦也一再跟我强调过,不许我一个人去外面喝酒,说是容易被坏人占便宜。

可我的胸口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,压得我心疼。

就那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,每天我都给徐谦打电话,可是,电话永远打不通。

他把我的名字拉进了黑名单。

那天第一节课下课时我与林书打了个照面,他礼貌地向我点了点头,朝教师公寓的方向走去。我的神经就是在那一刻跳脱的,我突然冲着林书的背影喊了声:“嗨,林老师,你住哪栋楼?”

林书折身回来,他的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内容,他说:“这样吧,改天我带你认认门。”

我莞尔一笑,直视着林书:“林老师,改天是哪天?”

林书笑了,伸手拍拍我的肩:“那么明晚吧,我请你来我家吃饭怎么样?”

好啊,谢谢林老师!”

那时候的我,是一个绝望的女孩子,还有什么能比被男友抛弃更让人痛苦的?身陷绝望的人最容易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,我想,既然你徐谦对我无情,那我干嘛要对你有义?

你徐谦都不要我了,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,我干嘛还要把初夜留给你?

给谁都无所谓啊!

整整一天,我魂不守舍。干什么都心不在焉,我一遍遍问自己:“敢吗?真的这么做?会不会后悔?”

晚上,我拘谨地坐在林书的客厅里。房间有点小,暧昧像青草一样在空气里暗暗滋生。

我坐在那里,看着墙壁上林书和他妻子的合影,手心里冒出了汗。

我是半年前认识林书的,他是经贸学院的老师,毕业留校也不过三四年光景,很年轻。

对林书的好感来自于他娴熟的舞技,我们在露天舞场相识,每当他带着我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时,我就觉得非常陶醉,还有林书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,很好闻。

我迷恋跳舞,只有在跳舞的时候,我才能压住对徐谦疯狂的想念。

渐渐的,我和林书成了固定舞伴,每周六晚在露天舞场,从八点跳到十一点。

林书给我倒了一杯茶,看到我在看他和妻子的合影,他带点哀怨地说:“她去美国三年了,我们说是结婚了,其实不过是拥有了两张结婚证而已。我每天都活在痛苦里,婚姻到底只是个无味的东西。”

那时候的我太傻,我不知道,一个试图勾引少女的有妇之夫,都会用自己婚姻的不幸来激起对方的同情心,瓦解她的警惕,顺势将她带上床。

我只知道,一个妻子常年不在身边的男人,一定很渴望性。

所以,当林书起身要去做饭的时候,我拉住了他。

我们噼里啪啦地吻在一起,就在我的小腹激荡起一串串难以名状的小电流,浑身灼热难耐时,林书将我轻轻抱起,平放在他的床上。

他在上面,他说:“你真漂亮,你真迷人。”

狗屁!我知道自己不过是中人姿色,谈不上漂亮,至于迷人,更谈不上。

他不过是想要性。而我也清楚自己的目的:把初夜给他,为了报复徐谦。和他做爱一定很美妙吧?我心里又想又怕。

林书开始脱衣服,他没脱上衣,直接去解皮带,被欲望点燃的他嘴里呢喃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:“美亚,你真好,真美。”

美亚是谁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此刻我只是一个发泄性欲的工具,而他,连我的名字都叫错了!

我一把掀开情欲高涨的林书,仓皇整理好衣服,逃了!

我决定去找徐谦,我要听他亲口对我说,他不爱我了。

我想让自己彻底死心。

3天后,费尽周折,按照徐谦留给我的地址,我终于在外省某市机运段找到了正在卸货的他,看见我,徐谦慌了神,拍拍身上的灰,语无伦次地说:“兰……你来了,不上课吗?”

看着他,我心痛得无以复加。徐谦的眼神闪躲着,我冷笑一声:“徐谦,你都快结婚了,怎么还在上班?结婚的事情都准备妥当了?”

“兰,我……”

“怎么?说话结巴啥?结婚就那么让你激动?”我咄咄逼人。

“不是那样的。”

“不是哪样?不是那女人勾引的你,而是你招惹的她?”我冷笑一声。

徐谦叹了口气,说给我找个宾馆让我先住下来休息休息。

正合我意,到了宾馆,一进房间门我就缠上了他,我将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向他贴过去,我一边吻他,一边说:“徐谦,我不管那个女人是谁,现在我只知道,我爱你,你也爱我。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?我一直为你留着我的处女之身啊,我今晚就给你……”

我扯掉自己的裙子,把自己在他面前裸露无疑。

徐谦的吻,一遍又一遍,在我的肌肤上游走。

奇怪的是,我没等来徐谦的冲锋陷阵,却听到他伏在我身上说:“对不起,沈兰,我不能够。”

再后来,看着徐谦没一点反应的身体,我绝望了。

他连我的身体都不要,说明他不爱我了,一点都不爱了。

徐谦给我买好了卧铺票,让我别闹了,快回学校。

我一把撕掉了那张票:“我的事用不着你管!你是我的谁啊?凭什么管我?”

徐谦吸了口烟:“沈兰,你别为了我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人荒废你的学业,你父母还等着你毕业工作,然后给他们养老呢。”

“我是死是活,你管得着?”说完我就走了。

在一家包吃包住的小餐馆我找了个洗碗的活,每天把一双柔嫩的手浸泡在油腻的洗碗池里,我心里有一种自虐的快感。

爱谁谁吧,徐谦他不是要结婚嘛,我等着,我倒要看看,他娶的是什么天仙美女!

过了几天,徐谦突然找到我,他低声下气地,求我:“兰,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学校?我求你了还不行?”

他的脸颊有点消瘦,胡茬也冒了上来,他的眼神里有点心疼……可我恨他啊,恨他背叛了我们的爱情,于是我冷冷地说:“你去结婚啊,你不是要结婚吗?等你办完婚礼我立马就走!”

徐谦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

半个月后,徐谦结婚了,结婚前一天,他特意通知了我。

远远地,我看见新娘亲密地挽着徐谦的手臂,那一幕,像一枚锋利的刀片,划烂了我的心脏。

我心里的绝望到了极点。

那晚,我决定找个男人,把初夜随便给出去。

干完活,洗了把脸,我去了东郊那家传说中久负盛名的酒馆。

一会身边就围过来几个男人。长这么大,我还从没离经叛道过,男人请我喝酒,我来者不拒。

酒劲儿可真大,不久,我就失去了意识,当我被一阵剧烈的颠簸弄醒时,我发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面包车里,车里两个男人,像看犯人一样把我夹在中间。

酒一下子就醒了。

我知道自己遇上事了,声泪俱下地求他们,没想到不哭还好,见我哭,他们就烦了,淫邪的嘴脸马上露出来:“待会让你哭个够!”

有个男人将手塞进我的衣服里乱摸,我羞愤难当,只一心求死!

想喊,嘴巴立刻被一块胶带封住,估计是用了迷药吧,我在绝望里昏睡过去,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趴在我身上,像一只雄壮的豹子,而我毫无反抗之力……

我明白自己这是被拐卖了,我的初夜给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!

这太讽刺了!

男人叫本本,他对我说:“跑是跑不掉的,你就老老实实跟我过日子,给我生几个孩子,我会好好疼你。”

我想哭,哭不出来。

我怎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荒村野岭过一辈子呢?这不是我的人生啊。

被解救是在一个月后。徐谦和几个警察将我从本本家里带走,将我送到了学校,他还为我请了心理辅导专家。

在校门口,徐谦捋了捋我耳边的头发,疼惜地说:“兰,好好的,答应我,你一定要好好的。”他抱了我一下,然后,转身离开了。

半年后,我收到了一封徐谦的手写信。

“兰,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诚,不然我寝食难安。我和那个女人结婚是假的,去年是我拜托她打电话给你,我以为你会转眼忘掉我,没想到你如此专情。

你说,只要看见我结婚,你就会乖乖回学校,没办法,为了让你死了那条心,我只好编排了一场戏。

两年前,一次卸货的时候,我被侧翻的重物砸倒了,身体受了点轻伤,但是,那方面却废了。

兰,我爱你,其实我很想很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,可是你能忍受与一个不能给你性的男人生活一辈子么?即便你能,我也不能那么自私,因为我爱你啊,你的人生还长,我不忍心让你受这种苦。”

请为我珍重。

这是徐谦信里的最后一句话。

那天,风轻云淡,坐在校园的石椅上读着徐谦的信,我心里的疼是致命的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